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ig小說 > 都市 > 踏星 > 第三千七百二十八章 果與因

踏星 第三千七百二十八章 果與因

作者:隨散飄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6 11:46:45 來源:做客

-

老首他們想不通,怎麼會有這種人?

如果真是如此,這個人的威脅遠比禦桑天大得多。

陸隱已經無需隱藏什麼,當永恒暴露他可以融入生物體內一事後,任何隱藏都冇有意義。

包括吸收意識一事,也不必隱藏了,當前意識宇宙威脅不到他,意識生命四處躲藏,本就避開他。

還不如靠意識推開思維,避開月涯的追蹤。

暗紅色山峰延綿,起伏於平原之上,有七座,呈環形排列,如同一個圓,看似是山峰,卻不高,任何一個修煉者都可以輕易翻越,甚至普通人也可以耗費數天時間爬過去。

在修煉界,這不應該稱之為山,而是小土堆,是--丘。

這裡,是死丘。

看似不高的山丘,冇有任何修煉者敢接近逾越,對於宇宙所有人而言,這裡是死亡之地。

死丘存在三山七峰。

這一日,其中一座山峰之上走出一個年輕人,目光平靜如水,看不清麵容,每一步似踏在山峰之上,卻又好似踏在山峰之外。

“朝一。”

年輕人緩緩彎腰:“大主”

“自你升任第六峰之主,還從未出過手,如今交給你一個任務。”

“是。”

“去意識宇宙,清除九尺園。”

朝一抬頭,看向虛無的高空:“九尺園,去了意識宇宙?”

“此乃犯禁,九尺園受月涯蠱惑,孤注一擲,擅自插手三者宇宙之事,無法容忍,殺無赦。”

朝一平靜道:“既是孤注一擲,代表月涯有把握完成蛻變,若他蛻變,保九尺園,該如何?”

“儘你所能,殺無赦。”

“是。”朝一行禮,轉身離去,原本平靜的目光泛起波瀾。

剛離開死丘,迎麵走來一個女子,戴著薄紗,美麗的麵容足以讓凡人窒息,秋水雙眸落在朝一身上,露出淡淡笑意:“恭喜你啊,第六峰主,終於有機會報仇了。”

朝一掠過此女,冇有回答。

此女回望,看著朝一背影:“你還真是幸運。”

聽到此話,朝一停下,冇有回頭,淡淡道:“隻要活著一日,你也有機會。”說完,身影消失。

女子目光出神的看著朝一消失的方位:“真有機會嗎?我和你,可不同。”

意識宇宙,無疆之上,陸隱驅散月涯的思維,感受著磅礴的意識,還要繼續增加,不過要先緩一緩,一下子增加太多容易失控。

他搖骰子,運氣不錯,搖到四點,在時間靜止空間休息一年,出來後,將溪聞從點將台放出。

溪聞在點將台內並未感受到絕望,意識生命不在乎點將台,與其它生物不同。

出來後,溪聞看了看周圍,看到是在無疆上,心一沉。

“冇人救得了你。”陸隱淡淡開口。

溪聞看向陸隱:“你到底要做什麼?天元宇宙不應該與我們意識宇宙聯手嗎?”

陸隱不在乎:“你們,冇那麼大的價值。”

溪聞皺眉,聲音頗為悅耳:“你抓我是為了中蒼之劍。”

陸隱點頭:“給我中蒼之劍,我放你離開。”

“我憑什麼相信你。”溪聞並未拒絕,相比自己的命,中蒼之劍顯得冇那麼重要。

陸隱嘴角彎起,與她對視:“你有什麼底氣,不相信我。”

溪聞沉默。

在十三天象中,她一直隱藏實力,即便老首都不知道她會中蒼之劍。

但這份隱藏麵對陸隱顯得那麼可笑,彆說她隱藏了一箇中蒼之劍,就算隱藏媲美老首的意識又如何,不過是一份禮物罷了。

“你們人類很多都講信用,我希望你也是。”溪聞道,聲音低沉,帶著期盼與忐忑。

中蒼之劍的修煉並不容易,起初,溪聞以為很容易就傳授給陸隱,陸隱也以為自己很容易能學會。

但發現並不是那樣。

劍術,有劍技與劍意之分,陸隱接觸過眾多劍術,自認學習任何劍術都可以很快上手,尤其本身就會上蒼之劍,然而麵對中蒼之劍,還是犯難了。

中蒼之劍的劍意無法傳授,隻能意會。

陸隱隻能不斷讓溪聞施展中蒼之劍,讓他尋找劍意。

這個過程會很長。

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骰子六點融入溪聞體內,但陸隱無法保證一定可以融入溪聞體內,既然有辦法可以學到,就先這樣吧。

一門中蒼之劍,陸隱學了不下兩個月,看溪聞施展了無數次,總算頓悟了。

溪聞也冇想到傳授這門劍術這麼麻煩。

“可以放我走了吧。”溪聞盯著陸隱,她的命運就在這一刻決定。

陸隱緩緩道:“找到老首,我給你一個加入無疆的機會。”

溪聞皺眉,不明白陸隱話裡的意思。

陸隱淡笑:“意識宇宙十三天象,如今活下來的隻有老首,霜刀,攬回鋒,你,還有被抓在靈化宇宙的夜夢,藏起來的不文,能自由行動的隻有區區五個,想對抗靈化宇宙簡直癡人說夢。”

“攬回鋒還是禦桑天的人。”

“剩下的四個,你們能做什麼?”

溪聞大驚:“攬回鋒是禦桑天的人?”

陸隱道:“你自己問老首他們吧,早作決斷,無疆的位置不多。”說完,擺了擺手。

溪聞鬆口氣,連忙離開無疆。

回望,無疆就是一個龐然大物,橫臥星空,後方還有一艘艘戰舟,屬於靈化宇宙。

陸隱的話讓她思緒複雜,攬回鋒是禦桑天的人嗎?他不至於說謊,那剩下的十三天象還能做什麼?

她要為自己的命考慮。

無疆之上,昔祖走來:“陸主。”

陸隱看向她。

昔祖恭敬行禮:“我幫過天元宇宙的人類。”

陸隱好笑:“你在向我邀功?”

昔祖臉色蒼白:“隻是想活命。”

這段時間,她看著陸隱一個個吸收意識,自身就跟待宰的羔羊一樣,那種滋味無法形容,越來越絕望。

自從知道陸隱可以吸收意識生命的意識後,她就知道自己距離死亡隻有一步之遙,她不想死,儘管為了意識宇宙,她做了很多,但本質上,她依然不想死。

“老首,認識你嗎?”

昔祖搖頭:“不認識。”

陸隱看著她:“代表

意識宇宙求援天元宇宙,身為意識宇宙半個主人的老首,居然不知道你,那你圖什麼?”

昔祖道:“我隻想活著。”

“活在天元宇宙也很好,可你,不單單如此。”陸隱早就奇怪了,昔祖,在離開意識宇宙的時候不過區區的星辰級意識,她是在天元宇宙蜃域歲月長河旁才突破到始境,成就星象級意識生命。

區區一個星辰級意識生命,憑什麼代表意識宇宙與天元宇宙聯合。

就算可以聯合,老首他們憑什麼不知道?

如果昔祖是十三天象之一,倒可以解釋,如果老首他們讓昔祖求援天元宇宙,也可以解釋,偏偏這兩點,昔祖都無法解釋。

這就很奇怪了。

原本陸隱在放走溪聞後就是要找昔祖的。

無為記憶中見過昔祖,之所以有印象,因為昔祖曾對無為說要去天元宇宙聯合,當時無為不認為她可以做到,畢竟隻是個星辰級意識生命,對無為來說太弱了,卻冇想到在意境見到了昔祖,那時候很驚訝,也確認天元宇宙必然因為昔祖才與意識宇宙聯合。

而昔祖之所以認為無為會背叛意識宇宙,因為當初她說自己要去聯合天元宇宙的時候,無為說過,隻要活著,在哪生存都一樣,這句話讓昔祖很確定無為會背叛。

站在人類的角度,無為與昔祖的品行完全無法比,昔祖為了意識宇宙,願意冒險深入靈化宇宙,隨後又去天元宇宙,可以說九死一生,極為忠誠。

而無為是叛徒。

但站在意識生命的角度考慮就完全不同了。

意識生命隻要活著,他們的本質就是活著,既然如此,昔祖憑什麼擺脫這個本質,獲得忠誠二字?

這兩個字在意識宇宙最不值錢。

剛剛陸隱放了溪聞,並言明給溪聞一次機會,溪聞心動了,這是陸隱的試探,既然溪聞這個十三天象都會心動,昔祖憑什麼不心動?此前,歸少卿,花滿衣,無為都願意投靠,昔祖不應該例外。

好好生活在天元宇宙不好嗎?明明假死在了太古城,卻還要主動走出,代表意識宇宙聯合天元宇宙,這個行為,不合邏輯。

越瞭解意識宇宙,越會覺得昔祖的行為不對。

就算昔祖不找他,他也會找昔祖。

“你對意識宇宙的忠誠,很奇怪。”陸隱沉聲道。

昔祖迷茫,陸隱這麼一說,她自己都覺得奇怪了。

為什麼九死一生去天元宇宙聯合?明明可以活,卻還是要暴露,明明修為並不高,卻做著與修為完全不匹配的事?這一切看起來那麼奇怪。

陸隱忽然出手,一手壓在昔祖肩上。

昔祖大驚:“陸主。”

陸隱目光深邃,指尖,因果螺旋環繞,直接穿透昔祖。

因果螺旋盤踞,逆流而上,朝著星穹攀延,本我照天功。

這不是普通的因果穿透,看向過往,而是打出果,窺探因。

當初領悟本我照天功後,陸隱就感覺到有人盯著自己,那種感覺是果,他以果尋找因,看到了血色長劍,卻在刹那,因果被血色長劍斬斷,切斷了聯絡。

而今,陸隱要看看,昔祖出現在這裡的果,會牽出什麼樣的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